當烏克蘭東南部三州發生親俄羅斯的示威游行,並且占領州政府大樓豎起俄羅斯國旗後,美國指責是俄羅斯在背後搗鬼,可能給武裝分子發錢肇事。俄羅斯以同樣的玩法應對美國。當烏克蘭特種部隊奪回哈爾科夫州政府大樓,並且在一槍未打的情況下逮捕70多名“恐怖”嫌疑人後,俄羅斯對烏克蘭向東部地區集結部隊表示不安,指責美國特種部隊參與其中。
  俄美似乎都表現出擔憂,惟有烏克蘭政府膽大。一方面指責俄羅斯在謀劃克裡米亞的最新翻版,一方面匆忙修改法律,加強對分離主義刑事處罰力度,包括對改變國家邊境或領土邊界為目的的蓄意行為判處9—14年監禁並沒收財產,對叛國罪處罰最高達終身監禁並沒收財產。
  不管烏克蘭東部變局是誰先攪動的,俄美雙方都有“下臺階”的願望,並且比試誰能左右烏克蘭的能耐。俄羅斯已提出烏克蘭總統候選人參與的四方談判,由俄羅斯、歐盟、美國與烏克蘭政府共同協調,由此開啟烏克蘭民族對話的進程。這比美國一味指責更進了一步,已提出和平的解決途徑。
  自從俄羅斯獲得克裡米亞後,美俄已經達成默契,或者說均勢。只要俄羅斯不再西進,歐美默認俄對克裡米亞的“收復”,因此對俄製裁是警告性的,北約無力對俄展開軍事行動。而俄羅斯也知道,如果再出手,不僅會留下“沙皇主義”的國際罵名,讓相對友好的鄰國產生警覺和提防,而且會完全失去烏克蘭。失去烏克蘭,俄羅斯就會失去諸多國家的信任,淪落為三流國家。因此,俄美都希望儘快平息烏克蘭局勢,不要牽制自己的戰略佈局。
  但是,兩國仍在比試誰在烏克蘭的發言權更大,特別是在烏克蘭未來政局部署上。美國顯然無法給烏克蘭提供政權重建需要的大量資金,僅天然氣一項,俄羅斯就占據優勢。而俄烏兩國多年的近鄰關係和政治人脈,美國也是難以企及的。很可能的結果是,美國會對俄羅斯有所妥協,從而維繫西方與俄羅斯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對話關係,並且為西方價值觀留下顏面。
  可以預見,美俄都不想在烏克蘭問題上投入過多精力,都想趕快“往前看”。俄羅斯對烏克蘭政局的發言權,會大於美國,雖然可能是幾年之後。
  □陳冰(學者)  (原標題:烏克蘭東部亂局如何收場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26frylru 的頭像
fr26frylru

Sawada

fr26fryl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